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九色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邪魅君王潜逃妃-第25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说到这里,红雪终于狂喷出一大口鲜血来,不甘心地闭上了双目。

    “红雪师姐!”赫连澈看得心惊肉跳,哭得痛彻心扉。

    “蓝澈!你在哪里勾引这么一个大魔头来杀我们自己人?你快放了我们!”剩下的两名黄衣女子看到红雪已经闭目,知道这是蓝澈心中最为慌乱的时候,她们要把握这个逆转的时机。

    却不料,赫连澈已经缓缓地转头。眼中通红地,赫连澈看都不看她们一眼:“说,七绝坊的其他姐妹都在哪里。”

    “自然是为门主办事去了!哼,蓝澈,你要是知道我们还是姐妹,就赶紧放我们走!”

    两名黄衣女子警惕地防备着一旁伫立的离之。离之不为所动,眸子只是淡然地看着远方血染的红霞。

    “你们,走!都给我滚走!”赫连澈的双手握了又握,终于还是恨恨地打在了树干上。晚风中,有几枚叶子晃晃悠悠地飘落了下来。

    两名黄衣女子听了之后,满脸不可置信的欣喜,也就赶紧夺路离开了。

    眉梢闪着一丝微不可见的失望,离之终于转身:“赫连澈,你要学会适应。”

    “不要再说了。”赫连澈眸子依旧是润湿的:“跟我一起把红雪师姐埋了吧。”

    黄昏的小树林,橙红色的晚霞从碧绿的树梢透过,筛出一道道多姿多彩的光芒。

    赫连澈捧完最后一把土,缓缓地扬起泪水已经风干了的脸孔,轻声道:“红雪姐姐,你看这里的景色多美。有五光十色的光芒笼罩着,就像你从来没有离开我们七绝坊。”

    ……

    千云城里一处偏僻的地方,一群妙龄女子正十分焦虑。

    “不行!我们一定要出去探一探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说话的正是那日站出来质疑雨妃的红衣女子。

    “红罗姐姐,黄婷已经带领黄衣姐妹彻底维护雨师伯了!有蝴蝶双飞刀的武功在手,就是藤萝门主能够回来,我们也不是雨师伯的对手啊!”

    其他各色系的女子纷纷质疑、动摇。左右都是蝴蝶门的前辈,她们跟谁都有足够的理由来支撑的。

    最怕的就是军心涣散,左右飘摇。红罗拧眉看着这一群昔日姐妹,骂也不是,说也说不清,只是愤懑地跺着小脚。

    “红罗姐姐!”

    一声低哑的呼唤,红罗以为自己听错了。转头看去,却惊喜地发现是一脸凝重的蓝澈!

    的确是赫连澈。赫连澈不顾离之先打探再进城的建议,决心今夜便要进来亲眼看看七绝坊的境况!

第十章 稳定人心

    赫连澈伤痛的双目一扫众人,众人都有些底气不足地垂首。

    离之淡然地双手抱胸,远远地站在一棵大树下,他一直朝着一个方向凝视。

    “红罗姐姐,情况我已经有所了解。只要姐妹们还都平安活着就不怕!现在城里还剩多少姐妹?”这边儿,赫连澈问得毫不含糊。

    “七绝坊弟子大部分已经被派出去了。还剩下五六十个留守坊里保护并交换消息。问题是,”红罗走近几步,小声对赫连澈提出她的担忧:“大家都有些迷茫飘摇。”

    赫连澈闻言,秀眉拧紧,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。

    这时候,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一个方向传来,大约六七个人的样子,赫连澈一下子警惕起来。

    “不好!想必是黄衣系的弟子,听闻了风声来胁迫我们的!”红罗压低了声音,显然是不想让那一群各色系的弟子们听见帮她们飘摇的心做决定。

    赫连澈望着这里站着的三十多个人,其中只有三五个是红衣色系的。红衣色系向来忠于藤萝坊主,赫连澈心中迅速盘算,一个念头涌上心来。

    “让红衣姐姐们跟我悄悄地走了!”赫连澈暗声吩咐。一时间,几名红衣女子迅速跟在了赫连澈身后。

    快速地闪往声音来源的地方,赫连澈一看却是大为惊讶——高高矮矮的灌木丛林里,七名黄衣女子正呆呆地立着,显然是被人点了穴道。

    赫连澈眼光一转,看到离之正安静地依在一棵粗粗的藤蔓上。

    “谢谢你!”赫连澈感激地凝望了一眼离之,转而又紧锣密鼓地吩咐那五个红衣女子:“红衣师姐,你们快速换上她们的衣服!这两个人则留着。”

    赫连澈看一眼,便认出排头的两名正是傍晚那会儿放走的黄衣女子。趁着她们换衣服的间隙,赫连澈迅速解了两名女子的穴道之后,立即又扼住了她们的要害。

    “说!你们来做什么!”

    那两名黄衣女子对赫连澈还不至于畏惧,但是眼角扫到温然不惊的离之,无不是恐惧害怕。

    “婷主事让我们把诸位弟子带回坊中。”黄衣女子唯唯诺诺。

    “这就没有了?”赫连澈手下用力。

    “有、有!说的是违抗者,直接灭口!尤其是红衣色系的师姐们!”黄衣女子看着赫连澈,战战兢兢地接着补充:“还有就是……要杀了你。这下真的说完了。”

    “哼!好一个黄婷!”赫连澈心中一阵唾骂,怒目看向黄衣女:“一会儿知道该怎么给众位师姐妹说吧?”

    “知道了,知道了!蓝主事!”两名女子连忙点头,赫连澈正要放手,离之却翩然而至,站在两名女子面前,迅速地给她们二人口中塞一粒药丸儿。

    望着赫连澈惊讶的目光,离之面容平静地拂拂手:“不然,她们凭什么不去背叛你。赫连澈,既然你决心离开了夜师兄独闯江湖,那么你需要学的,还有很多。”

    赫连澈哑口。

    那两名黄衣女子的确能说会道,领着一群换了装的黄衣弟子来给众人传达命令。为了跟蓝澈拉好关系,她们甚至神色郑重地通知各色系女子:

    “毕竟藤萝门主不在,我们黄衣姐妹也只能跟着婷副门投靠雨师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伤亡!如今既然蓝澈主事回来了,有了她的统领,我们也就不必顾忌那么多了!”

    这话说得好,还自动给黄婷降为“副主事”了!这么一来,众女子像是恍然大悟过来一般,连忙朝着蓝澈靠拢。

    “众姐妹稍安勿躁!我们当务之急,是寻找藤萝门主和云姑姑!并给你们手上负责联络的姐妹迅速传达这个新的命令!”赫连澈一番吩咐之后,又对红罗诸多叮咛。红罗也是混迹多年,自然知道其中要害之处,立即下去吩咐防备。

    这边儿,赫连澈总算有功夫盯着那两名女子:“现在就带我去见黄婷。进去的时候,知道该怎么给黄婷说吧?”

    两名黄衣女子只好痛苦地点头。

    换了一身黄衣的赫连澈,垂首跟在两名女子身后。一安静下来,赫连澈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了。

    “离之,若是我们钳制黄婷的过程中,被雨妃留下的眼线发现了,把这里的消息给传了出去,那可该怎么办?”被逼迫的成长,总是有着脆弱的一面。赫连澈此时心中有些没底儿。

    “赶在她们把消息传递出去之前,灭口。”离之很是直白:“赫连澈,这一次考验的不仅是你的速度,更有你的心。”

    顿了一顿,离之又补充道:“倒戈人数尚少的时候,她们还会被称作‘背叛’;可一旦煽动大部分弟子投靠雨妃,那么,就是‘大势所趋’,就真的该改门换代了。”

    赫连澈心中一惊。

    到了七绝坊门口的时候,离之已经远远地隐匿了去。赫连澈让自己尽量不去紧张,跟着两位黄衣女子走了进去。

    大厅中,藤萝平时坐着的位置上,黄婷正笑得眉眼流转。

    转眼扫过回来复命的黄衣弟子,黄婷瞬时眉目盯紧:“得手了么?”

    黄衣女子连忙上前回话:“回婷主事!这一次蓝澈并没有跟那个白衣男子在一起,我们七位姐妹同心协力,已经把蓝澈截杀了!各色系弟子也已经安顿下来!”

    “哈哈哈!好!”黄婷一听猛地从位置上站起来,肆意狂笑:“藤萝之前点的暂时主事蓝澈,已经真的死了!‘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’,哼!明日就把蓝澈尸体摆上灵堂,我看剩余那些飘摇不定的弟子们如今该怎么选择!”

    垂首站在后面的赫连澈听了,心中涌起狠狠的疼痛。“江湖,这就是江湖!”心中念叨着这句曾经喜欢拿来戏谑的话,如今竟是体会出百般滋味。

    “给雨门主传递消息,就说如今坊内弟子已经彻底归附,门主她可以放心对藤萝和云若初下手,不必再存有忌讳了!”黄婷眼中燃烧着一种热切,就仿佛黄色即将替代其余诸色,成为七绝坊唯一的色彩。

    黄衣女子看了一眼一直沉默的赫连澈,只好应了声“是!”下去。大厅里只剩下黄婷一个人的时候,走到门口的赫连澈忽然顿住脚步,转身。

第十一章 有了消息

    七绝坊仿佛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了:有条不紊地,该练功的练功,该奔波的奔波。

    那一晚,黄婷的表现明显是超乎了赫连澈的想象,没有反抗几下就顺从了。

    这一天,后院一间屋子里,赫连澈很是干脆地往桌子上放了笔墨。斜目挑了黄婷一眼,赫连澈开门见山:“给雨妃写封信,就说坊中诸事安好,搜寻少年的部署正在顺利开展。”

    黄婷连忙挪过来拿起笔,讨好地看着赫连澈:“我这就写!蓝主事,要不要顺便问问雨妃云姑姑的下落?”

    赫连澈没好气地瞪她一眼:“你是想惹起雨妃的怀疑么?云姑姑和藤萝的消息,我自会寻访!”

    黄婷连忙点头称是。

    瞥了乖乖顺从的黄婷一眼,赫连澈真不知道是该骂她没有节气,还是感激她的“识时务”,总之七绝坊中并没有闹出太大动静被雨妃察觉。

    一个安静的黄昏,赫连澈正在分析着西楚国的每一处地形和西楚一些势力的远近,出门多日的离之回来了。

    眉目疏朗,白衣翩然,赫连澈一时间看得有些失神。

    “找到一些线索了。”离之进来就对赫连澈直接谈公事:“在盛阳城和千云城之间,距离千云城有七十多公里处,有一大片荒芜的坟岗。据说那里藏着一座古墓,里面蕴含有巨大的秘密。”

    赫连澈盯着离之顿了一下,好半晌才不解地“啊?”了一声。

    离之无奈地摇头苦笑,他现在面对的不是他的夜师兄,再不能说话只需半句甚至几个字。

    缓缓地坐下,离之对迷茫的赫连澈解释:“虽然还不知道雨妃真正目的,但是她隐逸在西楚皇宫,又想控制了曾经的蝴蝶门,可见她所图必然不小。古墓群中的秘密虽然诱人,里面却也充满了精奇机关,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。除非,精通了蝴蝶门绝顶轻功‘蝶颤’。”

    赫连澈眼中闪过一丝光芒:“而藤萝,正是继承了‘蝶颤’的!雨妃武功的确更强大,但她若想得到秘密宝藏,就必须借助藤萝的轻功!”

    离之点点头,眉宇微微一折:“那么下一步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  赫连澈思索片刻,自言自语:“这么看来,雨妃应该不在西楚皇宫,怪不得这些天她一封命令信也没有下达过来。这样也好,七绝坊这边我可以放心交给红衣弟子了。”

    入夜,赫连澈发奋地修炼着古月心法,这段时间,在离之的指引下,她终于痛苦地领悟了第四重,迈向第五重的中等境界了。她终于不再是一只菜鸟了!

    待赫连澈收回最后一脉气息,离之从暗处走过来:“赫连澈,你这个决定很是冒险。”

    赫连澈挠挠头,说白了她自己也挺害怕。但看了看离之高大的身影,赫连澈扯着脸皮儿:“不是有你跟着的么?”

    离之并不避嫌地点点头:“但是你要知道的是,我们在外,她们在里。抛开机关暗算不说,雨妃若是钳制了云若初,你又该怎么办?”

    赫连澈低头。闷了一会儿,小脚一跺,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任性过了:“未来的就等来了再说吧!我只知道一旦雨妃得到了她想要的,藤萝或许能够侥幸逃脱,可我娘亲就再也出不来了!”

    云若初是当时她捣腾出相府的,现在,她必须要负起这个责。但是出来之后显然令她没有想到的是:曾经看似冷酷拘束的陆寒夜那里,如今看来竟是最为和平晴朗;而她一直期待的自由期待的大天大地,却是如此步步算计,腥风血雨。

    她要妥协么?

    不!现在还不是时候!

    离之看着赫连澈忽明忽暗的面容,微微仰起头,声音低缓:“不论江湖还是朝堂,其实一直都是这样。你之所以感到在凌王府是那般安全放松,那是因为,陆寒夜一直都用他的身躯为你抵在明枪暗箭的最前面。”

    赫连澈哑然。好半晌,她才缓缓低语:“若是一开始就能看穿自己这一生的过法,我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