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九色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邪魅君王潜逃妃-第40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“澈儿?”韩冥第一眼就是四处寻找,终于看到了正在锻炼的赫连澈。

    “你怎么会在丹凤城?我又为何会在这里?”这是韩冥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。

    阿澈也就避重就轻地给他讲述一番。看他点头之后,赫连澈问了回去:“你呢?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

    赫连澈这一问,竟是让向来严肃的韩冥眼角笑意弥漫:“昨夜我撞到了千古奇闻,他自然想杀我灭口。”看赫连澈不解,韩冥摆摆手:“不提这些。澈儿,谢谢你救了我,这就是缘分。”

    阿澈的脸皮抽了一下,心中却是扑腾着呼啸着,不肯停息。那仿佛是真正赫连澈的魂魄在欢喜在欣慰——她终于可以帮到韩冥一次了!

    “现在你还不能跟我回驸马府。澈儿,我在丹凤城有一座隐秘山庄,你……”韩冥犹豫着,他在观察着赫连澈的脸色。

    赫连澈第一反应就是一句“靠!这算是金屋藏娇么?”并且,韩冥这样子对他的青梅竹马,究竟是真正的爱,还是要找回他曾经遗失的感觉?然而话说出来,已经是另一种情绪:“韩冥,这样你会不会有危险,轩辕公主会不会怪你……”

    不争气啊不争气!在韩冥面前总有两个灵魂主宰着这一个身体,阿澈真是有苦说不出!啊!她一定要忍,忍到那一缕魂魄实现心愿,终于肯离去的那一天!

    韩冥的隐忧渐渐退却,他深情地抚着赫连澈的柔软的发:“澈儿,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。”

    就在旁边兰润要被酸死呕死的时候,两个人煽情的对话终于结束。于是赫连澈和兰润一起被送到了韩冥口中的山庄,那的确是一座清雅别致的处所。

第三章 胸无二两肉

    十月底的天气,怎么就这般阴冷寒凉。陆寒夜手握书卷,孤独地坐在上书房,夕阳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,明黄色的衣袍上也被镀上了一层橙红色光芒。

    这时候,杨如意一身华彩,头绾金钗,笑嘻嘻地蹦到陆寒夜身边转了一圈儿:“怎么样,好看么?”

    “不若白色。”陆寒夜淡淡地,目光穿过她看向很远的地方。

    杨如意不高兴了:“还不若蓝色呢!陆寒夜我告诉你,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南辰皇帝了就惜字如金,每一次给我说话都不超过四个字!”

    陆寒夜却是熟视无睹地起身,迈过杨如意的影子,走向他的寝宫去。剩下杨如意一个人气得一蹦多高,可就是无可奈何:南辰延宗陆寒夜,他整治她的方法只有一种,那就是不理不睬。哎哟,这可要了杨如意的老命了!

    “哼!我就知道!赫连澈那厮要是再不回来,陆寒夜非要把自己给憋死……啊呸呸!我怎么又忘记皇宫中的禁忌了?是憋疯!”杨如意唧唧歪歪一大堆,看着那一抹明黄终于消失不见,她颓然落座。

    她现在已经是南辰延宗陆寒夜的妃,“什么狗屁妃子,闷得发慌!还不如飞走离开,把赫连澈给他逮回来呢!”想到这里杨如意终于兴奋地拍拍手,仿佛找到了又一个临时信仰一般,一阵风般回宫换了她最喜欢的白色简单装束:“帮人帮到底!江山美人,陆寒夜,你等着吧!”……

    赫连澈坐在“凤坞”的书房里,认真地翻着一卷卷的古书籍,她想要找到有关的记载,像她这般情况的体内存在两个灵魂的例子。然而两天过去了,她一无所获。

    “真正赫连澈那一抹灵魂啊,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啊?啊!你不会非要给韩冥那啥一次吧?唔!不行!那样的话我打死都不会让你如愿的!”阿澈兀自嘀嘀咕咕着,还鼓着小脸儿摇头。

    兰润这两天却是开心地在“凤坞”里来回走着看着,这样的大住处大手笔实在是赏心悦目。

    一时间也理不出个头绪,赫连澈揉揉发酸的眼,走出书房向远远的南方眺望。陆寒夜他现在怎样了?已经一个月过去了,南辰的时局如何了?她这一路上一直刻意避开南辰的消息,现在,她是不是该主动问问了?

    北辰这段时间也不太平,韩冥自从前天把它们送过来之后,也只来探望过一次,还是匆匆忙忙得立即又走了。这样也好,赫连澈乐得自在。

    “兰润!陪我去哪里溜达溜达听听新闻啊!”七绝坊中弟子尽在繁华柳巷茶馆酒楼,赫连澈想了一想,还是换了一身男子装束,描粗了眉,一身浅紫色衣衫显得竟是面净齿皓。

    兰润应声而来,看到赫连澈的样子惊讶得笑倒在地。赫连澈看他笑得脸色红润,像极了一个秀美的女子,眼珠儿一转,一个主意从脑海里出溜儿出来,她按着兰润按照自己的设想换了装。

    半个时辰过去之后,一位飒爽紫衣美少年,和一位白皙娇弱的粉衣“美娇娘”翩翩出门了。

    “兰润?你怎么不说话?”赫连澈戳戳身旁的“美娇娘”,笑得不怀好意。

    “哼!”兰润瞥了阿澈一眼,靠!赫连澈惊呆住了,那一眼的风情,比她和杨如意都女人多了!

    “你绝对是投错了胎的。”赫连澈笑得唧唧歪歪,还伸手捏着兰润“胸前”的小辫子:“瞧瞧,我给你梳妆的时候你连反抗都没有,你完全就是喜欢做一个女人嘛!”

    兰润白皙的脸庞微微一红,竟是没有否认。于是阿澈继续调侃着往闹市走去。

    一间别致的茶楼里,茶汤沏得晶莹透亮,赫连澈搓搓手捧着香茗,耳朵便支得尖尖,她要扑捉跟南辰有关的任何信息。

    然而南辰的信息还没有听到,娇媚的笑声却破风而来:“小二,上一壶你们店里的招牌茶!”

    赫连澈一口茶差点儿喷出来,左躲右闪她为避开七绝坊的姐妹,却一出门就碰到雨美儿!

    看来雨美儿精神已经恢复正常了,可她怎么到丹凤城了?

    然而这个茶肆已经不能再呆了。碰一碰兰润,赫连澈递给他一个眼色示意要走,却不料刚走出茶肆几步,僻静的小巷里,已经有人提住了赫连澈的后衣襟,笑得讥讽:“这位小生生得好生俊俏,看着真像我那苦命的孩儿。”

    赫连澈只好悻悻然回头,朝着雨美儿咧出一个惨兮兮的笑容:“雨前辈,好久不见啊!嘿嘿嘿!”

    赫连澈干笑着,猛然抓住兰润的胳膊就要飞奔,然而兰润终究还是不会武功拖累了赫连澈,几下子两人就又被雨美儿劫持卡住了。

    “小伙儿,伸出胳膊给姑姑看看!”雨美儿一手卡着赫连澈,一手拦着兰润不依不饶。

    “人家是个姑娘,哪里会是您家公子呢雨前辈!”赫连澈连忙解释。

    “长得再为清秀,也是胸无二两肉,喉结一点点,他能是哪家姑娘!”雨美儿说着已经撸起兰润的袖子,只看了一眼,雨美儿竟然真的怔住了。

    赫连澈绝对不会相信兰润就真的这么巧的是雨美儿的孩子,但是当她真的随着雨美儿激动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,赫连澈也被彻底震惊了。

    靠!兰润的左臂上,分明有一朵七瓣花的印记!

    要不要这么狗血啊!自己随便碰到的一个小乞丐,他就真的是雨美儿的孩子?!

    “咳咳……”赫连澈咳嗽几声以引起悲喜交集的雨美儿的注意:“那啥,雨前辈,咱们这样子是不是太草率了?要不要来个滴血认亲……额,不,那个也不准。总之我觉得这也太偶然了吧?”

    雨美儿终于抱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兰润感叹完毕,此时转向赫连澈,又是咬牙又是想笑:“澈丫头,这一次就算你将功补过吧!不过我的孩子是皇子,将来要做皇帝的,怎么能够这样一副装扮?跟我走!”雨美儿说着,抱起兰润,顺手提拉着赫连澈便飞身而去。

    完了完了,又招惹上雨美儿,这下子阿澈的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!

    “那个,雨前辈,你能不能松松手,我也会飞的。”赫连澈弱弱地提醒。

    “死丫头,不早说!”雨美儿豪爽地将赫连澈一扔,口里却毫不客气:“跟着我,不然我刨也能把你刨出来!”

    赫连澈只好无语跟上。

第四章 陆寒夜的皇后

    雨美儿竟是一气儿把两个人提拉到了北辰皇宫里。

    “啊!雨前辈,您这不是开玩笑吧?”阿澈错愕不已,皇宫中再为偏僻的宫殿,它也是在皇宫之中的好么!雨美儿不怕死,她阿澈还没有活够呢!

    “孩儿,听娘亲给你讲,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,你必须要适应皇宫之中的生活,并培养出一个王者所需要的气度。”雨美儿郑重地看着兰润,继续叮嘱:“十一月中旬,四国皇帝都会到丹凤城举行一次五十年一聚的重大祭拜,毕竟在两百多年以前,北辰轩辕氏是统一了这块儿陆地的‘大辰帝国’的主人,北辰它承担得起这种荣耀。”

    阿澈闻言惊讶:“十一月中旬,四国皇帝都要齐聚丹凤城?雨前辈,您没有说错吧?”

    雨美儿嫌弃地瞄了赫连澈一眼:“我怎么可能说错?你最好庆祝自己能够活到百年难遇的天地大聚的那天。”

    阿澈打了个哆嗦,转头看向兰润,兰润眼中却写着一片迷茫。他似乎是在问赫连澈:“我真的是她的儿子么?”

    “你们娘儿俩在这儿好好叙旧吧。我出去找些吃的。”阿澈自然是极其不情愿,但是没办法,相比着留在雨美儿身边,她还是远离一些比较安全。

    阿澈的蝶颤已经是渐入佳境,飞驰出北辰皇宫竟然毫无压力。来到丹凤城大街上,依旧一身男装的阿澈有些泄气:按道理说,是雨美儿害了云若初和藤萝,她应该找雨美儿报仇的,但是赫连澈看着雨美儿的时候感觉她就像一个姑姑、阿姨,虽然这个长辈的脾气暴虐无常了些。

    云若初临死时候的那一句“小雨,我们当年亲如姐妹”,想必云若初也不想再见到赫连澈对雨美儿的厮杀吧!

    兰润从一个孤儿变成了雨美儿的孩子,真不知道是他的福还是祸。阿澈叹了口气,放下这一笔笔心事儿,转眼就想到了十一月中旬的四国皇帝祭拜。

    那么,陆寒夜他会跟来么?

    不过这么隆重的事儿,陆寒夜却从来没有给阿澈提起过,可见陆寒夜是多么地不想让阿澈来到北辰。

    夜,你不要误会。我也是多么不愿意离开你的怀抱的,夜,我想你。阿澈心中有事太过专注,以至于直直地撞到了前面的人。

    “唔!对不起!”阿澈连连后退,手臂却是被前面高大的身躯拦住:“澈儿?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  竟是韩冥。

    “唔,我出来看看,看看北辰的丹凤城。”阿澈的心又开始扑腾了。

    韩冥面色平静如水,语气却充满担忧:“这段时间丹凤城并不太平,各个国家的势力都会侵袭进来,你还是在凤坞呆着安全。”

    “丹凤城是要发生什么事儿了么?”阿澈抬头。

    “也没什么。不过是乱世之秋,琐事颇多而已。”韩冥含糊过去,也不从正面回答,只是引着阿澈往凤坞的方向走去。

    又是一个不想给她机会见陆寒夜,不想让她再回南辰,不给她说半个月后有四国帝王祭拜的。

    因为这还是在大街上,韩冥也不好拥着赫连澈,毕竟二公主轩辕紫霄也不是等闲的。

    “你原本是要做什么来着?你继续去做便是,你不用送我,我知道回去的路。”阿澈知道其中缘由,很是体谅。

    “我还是亲自送你回去吧,一会儿再去接公主也不迟。”没等赫连澈发话,韩冥自己一番犹豫,又顿住脚步:“澈儿,你还是先自己回去,路上小心。公主被父皇母后召去了,我终究还是不放心。”

    阿澈明白韩冥哪里不放心,她看得出来北辰最近**,公主进宫,必然也跟二公主二驸马的势力有关,韩冥对权势的关注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    胸口间一痛,阿澈还是撑着情绪含笑点头:“你去便是,我自己会回去。”

    望着韩冥坚定地走远,阿澈唇角上扬,似乎是在向“赫连澈”感叹:看看,即便是他待你再好,终究还是放不下权势,放不下权势便放不下轩辕公主,你还有什么好执守的。

    那一抹灵魂竟然是能够感受到一般,渐渐地阿澈眼前竟然袅出一道极淡的蓝烟,幽咽着,那一抹轻烟幻化成她,竟是真正的赫连澈:“蓝澈,我是放不下。若是你的陆寒夜能够为了你放弃权势放弃这天下,那么我便认输,我便放下执念。”

    阿澈被吓了一跳,怔忡间,蓝烟已经消散不见,阿澈一个激灵回过神儿来:什么?刚才“赫连澈”跟自己对话了?

    啊啊啊!那不是白日撞鬼么?自己是不是得了臆想症了!

    阿澈并没有回凤坞,她还惦念着南辰皇宫中的那一双母子,于是便去衣服店里买了一身合适的衣装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