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九色书籍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邪魅君王潜逃妃-第42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    被陆寒夜点了穴道,陆天合终于安静下来。

    皇帝陆恒已去,这个时候,陆寒夜百感交集,走到宫门口的那一瞬,他不知道该不该开门。

    这个时候,人群中的赫连明镜终于小声地开口了:“皇上前几日在朝堂上,就有废了太子的意思,莫非是皇上早已经觉察出太子的图谋不轨?”声音虽小,还带着某种疑惑,却是在众臣中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  原来他们的皇帝才是心中有丘壑,万事看得通透的人?一些太…子…党…的人终于沉不住气了,尤其是今日他们家中莫名其妙地“多了”一些东西,那被查出来简直就是死罪。

    “皇上英明啊!太子如此行径,实在是令臣子心痛,令百姓寒心!臣斗胆附那日之议:废…了…太…子!”

    一旦这个念头发出来,群臣中那些心中惶惶飘摇不定的,终于也都豁了出去:“请皇上废了太子!”

    一下子,竟然成了群臣下跪,奏请皇帝陆恒废了陆天合这个太子!

    陆天合在里面听得是双眼血红!杨如意见状,果断地解了他的哑…穴,陆天合立即狂暴地吼出:“你们这一群吃力扒外的东西!”

    外头众臣听闻陆天合的声音在里面,颇为意外。

    这个时候,杨如意眼睛一转来了计谋,猛地朝鳐汐推了一下,鳐汐也是冰雪聪明,立即大喊:“啊!太子哥哥你要干吗?你还想把我绑出去做人质吗?!父皇!父皇被气晕过去了!啊!父皇驾崩了!”

    杨如意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又是想死又是想笑——靠!陆鳐汐你这也忒精彩了吧?!

    这时候,陆寒夜终于咬牙——时机到了,开门!

第七章 这一次,在于赫连澈

    阿澈再见到雨美儿的时候,已经是四日之后。十一月初二的这一天,天气阴霾,比天气更阴霾的则是兰润低沉的面孔。

    “雨姨,兰润弟弟,你们怎么到了凤坞了?”阿澈连忙抱来温暖的小手炉递给兰润。

    “他现在是习武之人,哪里要这么娇气?”雨美儿不满地推开手炉:“我已经打通他的筋脉,准备教他双飞刀。你这里环境清静些,正好适合,我便来了。”

    “蝴蝶双飞刀?”阿澈有些惊讶:“那是我们蝴蝶门的秘籍……”

    “润儿是我儿子!”雨美儿霸气地瞪了阿澈一眼:“而你是小云的女儿,倒也可以和润儿一起练。”

    阿澈一听双眼冒光了:“啊?我也可以么?啊!谢谢雨姨的栽培啊!”

    开玩笑!阿澈在将“蝴蝶双飞刀”刀谱交给杨如意之前,也曾认真参悟,可是这门功夫毕竟还不是那么好练的,她几乎是一无头绪。

    并且,阿澈心法和轻功现在都已属中上乘,就是攻击性招数简直是太弱了。

    她的确需要学到蝴蝶飞刀的要义。现在陆寒夜已经成了南辰皇帝,而不管她是不是他的皇后,在以后的岁月里,她都要和他站得平齐,一起戎马天下,她不要活在他的庇佑之中,成为他的负担!

    这就是她的爱情观念——仰望,从来都不是她的态度!

    就在阿澈倾尽全心地跟着雨美儿学习蝴蝶双飞刀的时候,杨如意一身素白飒爽,佩剑“唰!”地一声拍在丹凤城一家茶馆儿的桌子上,喊了一声:“小二,上茶!”

    而旁边儿,窃窃嗦嗦地,茶客们讲的家国大事向来是要和八卦秘闻扯在一起的:“知道不,我们北辰国大驸马竟然是个断袖!”

    有声音附和着:“对对,我也听到传闻了!大公主已经跟咱们皇帝哭诉几天了!这下子北辰皇位还有什么可以争夺的,直接不就是二驸马的么?”

    杨如意听得真是一口茶猛地喷出:真是自古风闻出民间!她作为七绝坊的主事,怎么就没有听闻还有这档子事儿?简直太搞笑了!

    “皇位还是不好说。二驸马毕竟还是南辰过来的,再说大驸马也说不准是假装的,南辰国现在的皇帝陆寒夜,之前不就一直以断袖自居么?后来不也照样娶了王妃么!”果然有人拿陆寒夜做出了比较。

    “吓!你懂什么?陆寒夜那个王妃,是我们二驸马的老情人,这会儿子指不定正跟二驸马怎么忙活呢!”

    “啪!”杨如意终于听得怒气冲冲了,一把捏碎了瓷茶碗儿:“北辰人就是没素质!哼!”

    没等一众茶客缓过神儿来反驳,一个气势霸道的女子声音传来:“是谁在这里对我北辰子民指手画脚?!”

    “二公主!”一众人都已经匆忙下跪。

    杨如意抬头看向茶肆门口立着的一位紫衣女子,高贵俊美,神采逼人,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丽女子。只是她眉宇之间隐着一股戾气,一看就是嚣张跋扈惯了。

    嚣张跋扈的碰上暴躁直爽的,两位女子二话不说立即便打了个不分上下。

    最后,在一群侍卫环绕、伺机而发状态中,杨如意终于一跺脚,快速移身捏住了轩辕紫霄的手腕儿:“二公主,我们别打了!你要的是韩冥,我要的是赫连澈,我们各自把人带走不让他们俩人再见面,岂不是干净利落?”

    轩辕紫霄一听觉得有理,便也豪爽地朝侍卫们一挥手:“你们都退下。”然后认真地跟杨如意攀谈计划起来。

    当闻讯而来的韩冥终于赶到时,看到的,竟是两个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的女人,此时已经是手拉手地逛着丹凤城古老繁荣的街道。

    “把赫连澈交出来,我帮你对付大驸马。”杨如意开门见山。

    “把赫连澈交给她带走,我便考虑不杀她,不向父皇告你的状。”轩辕紫霄也是毫无遮挡——这个男人是她抢来的,她满意,她的父皇却不一定完全地信任他。

    两名女子都是想当然地认为,赫连澈既然在韩冥这里,依照韩冥的性格,他必然是用尽了手段来监视保护赫连澈,不让别人趁虚而入。

    只是,两名女子还不知道的是,韩冥心中已经在酝酿着一个可怕的阴谋:他想要在十一月十五那天,以东道主的身份,来招待其他三国的皇帝!那毕竟是五十年一次的天地盛事,人生一世,能以被历史铭记的身份参与的又有几个,以真正东道主的身份站在最高处的,又将会是多么巨大的诱惑!

    那是权势的最高处!

    所以关于赫连澈,韩冥忽然间不是那样地坚定了,他的心已经在慢慢地宣告:

    赫连澈,你要留下来便留下来!如果你留下来了,我便会用我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你,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!

    赫连澈,你若想回头找陆寒夜……那么我便会利用你要回到陆寒夜身边的这一个念头,来钳制陆寒夜!

    权势和爱情,曾经的他已经主动地做出过一次选择;

    那么这一次,江山和情人,他想把选择的权力交到赫连澈手中,这一次,他得到她保护她与否,他失去她利用她与否,都将取决于赫连澈自己的选择。

    赫连澈,这两样都是我太想要的东西。如果真的让我再一次主动选择,我怕我依然会遗弃了你……韩冥心中汹涌澎湃,脸上却是波lang不惊:这是他给他的爱情的一次机会。

    “这一次,决定权不在于我。”韩冥事到如今也不再隐瞒,只是朝着轩辕仔细和杨如意缓缓地摇摇头:“赫连澈的命运,自然有她自己主宰。”

    澈儿,不要怪我。如果你执意要跟杨如意走,回到陆寒夜身边,那么我这些天在你食材里种下的北辰秘毒,只有看陆寒夜舍不舍得拿他的东西来交换解药了。

    韩冥艰难地抬起手,朝着一个方向指着:“那边,是我的凤坞,连公主都不知道的地方。去那里问问她吧。”

    杨如意惊愕地看着韩冥的动作,有些不敢置信。韩冥……他竟然会如此大方?

    “哼!韩冥!你终于还是敢瞒着我!”轩辕紫霄自然是恼极,她是有预感,但是却不曾想韩冥竟然对他自己的行为承认得如此坦荡,亏她还一直在找蛛丝马迹的证据,以备到时候给他对峙!

    轩辕紫霄想要的东西,她从不能容忍它从眼前溜走,她一把拉住杨如意,仿佛是最为亲密的战友:“走!找那个狐狸精去!”

    杨如意一听开心极了,拉着轩辕紫霄蹦了起来:“呀!我虽然也这么认为,却一直不好意思给阿澈喊出来!你再喊喊!再喊喊?”

    “狐狸精!”轩辕紫霄自然是毫不吝啬。

第八章 她做出了决定

    阿澈和兰润两人刚学得刀法的基本要义,看雨美儿休息去了,兰润便停了下来,拽着阿澈不松手了:“澈姐姐,她真的是我娘亲吗?”

    阿澈无奈地点点头,表示自己也很同情兰润。

    “唉。要是我还有个兄弟就好了,这样以来,娘亲就可以把她的期望寄托到那个兄弟的身上,我就不用吃这样的苦头了。”兰润说着,忧伤地托起了腮帮。阿澈看得出来,兰润的兴趣的确不在武功和权势上面。

    “也许有一天雨姨会想清楚的。”阿澈安慰着他,脑袋里却“哄!”地一下子炸开了,“兄弟”?雨美儿的另一个孩子?还是雨美儿根本就是找错了孩子?

    “赫连澈!”

    阿澈正在出神儿,外面杨如意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,这不由得让阿澈一惊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杨如意怎么可能找到这儿?

    然而杨如意已经到了,她过来一把拉住了阿澈的胳膊:“终于找到你了,真不容易!快跟我回南辰去吧!”

    阿澈见到杨如意出现在这里有惊喜也有错愕,不过她还是往后退了一步,摇摇头:“不行,我现在还不能跟你回去。”阿澈还要等到十一月十五那日,亲眼看到四皇相聚,这是“真正赫连澈”那一缕幽魂的要求。

    也许那天会有什么千载难逢的机会,令她从此脱身自由。

    杨如意却是不干了,回头看看轩辕紫宵还没有跟上,近了一步跟赫连澈说话:“阿澈,快跟我走吧!不然一会儿轩辕二公主赶来,依她那嚣张脾气,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!她可是扬言你一到了北辰,她便要杀了你的!”

    阿澈惊讶:“轩辕二公主也知道我在这里了?”

    说话间,轩辕紫霄已经走了进来,她看到赫连澈的那一瞬,有愤恨也有失神,不过转而也就昂首坦言了:“赫连澈,我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,只要你能保证以后再也不来北辰,不跟韩冥再有任何瓜葛。”

    阿澈闻言皱眉,思索片刻,她问:“十一月二十那天,我再走,可以么?”

    “自然是不可以!你以为我是来给你讨价还价的?”轩辕紫霄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忍耐了。

    靠!赫连澈怒了: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呆着不走!我也是没法儿好么!

    直接无视杨如意的暗示,赫连澈回答得斩钉截铁:“轩辕公主,等到了十一月二十那天,你就是挽留我,我都非走不可。但是现在我就是不能走,我还有事没有做完。”

    杨如意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个赫连澈,她到底是要闹哪样儿?北辰二驸马的势力虽然不及大驸马,但是韩冥的能力、心态明显要比大驸马强大多了,以后很有可能比大驸马走得更远。她现在若是顺理成章地帮韩冥打击了大驸马的势力,又帮轩辕紫霄赶走了赫连澈,在以后的日子里若是韩冥得了势,将会对陆寒夜的南辰暂时减轻一些敌意……赫连澈你赶紧走啊!

    轩辕紫霄一看赫连澈是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,再也没了耐心,不由得冷笑道:“莫不是南辰皇后非要做了北辰驸马的金屋藏娇?”

    “我可以离开这里住到别处,我可以不在你的眼皮儿底下,但是不管你怎样想,二公主,这段时间我就是不能走,不能离开丹凤城!”赫连澈毫不退让。

    这一场谈话无疑很难往下进展了,伫立在暗处的韩冥却是听了个一清二楚:他要试探的赫连澈,竟然是这种态度!

    她已经做出选择,只是韩冥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态度会是如此坚决,坚决得不容置疑。这不由得让他有些微微的心痛。

    她的选择就是他下一步的计划,既然如此,倾尽全力,他这一次一定要护着她。

    “紫霄。”韩冥的声音传来,三个女子都转头看去。深暗色衣袍的衬托下,韩冥的身子强壮如铁塔:“紫霄,不要为难澈儿。”

    轩辕紫霄兀自瞪大了眼睛,她吃惊不堪地望着韩冥,她的驸马,她的男人,他此时竟然对着她说,不要为难别的女人。

    “杨如意,你我之间的约定取消!”轩辕紫霄愤恨得连手都在颤抖:“你若是认我这个朋友,那么我依旧坦诚相待,只是这赫连澈,我日后必然要杀了她!”

    说完轩辕紫霄便飞身出了凤坞。

    杨如意很是尴尬:“你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